当前位置: 百姓购彩大厅在线中心 > 媒体报道 > 正文

爱彼总裁被下课,皇家橡树重回如虹之气势不远矣

作者:admin 发布:2022-09-11 09:49 | 点击数:

重回巅峰

不是现在

最近收到两个腕表圈人事变动,一则宝齐莱总裁做到6月30日;一则爱彼总裁François-Henry Bennahmias被下课,时间颇耐人寻味,做到2023年底。宝齐莱新闻稿中规中矩,爱彼这款就很逗,还有一年半就发了换帅通告,算是给双方留有充裕的缓冲。由于此君贵族噱头名字太长,在公众号排版过程里会造成安卓/苹果系统上的断行,所以我下文将简称总裁。

爱彼首席执行官François-Henry Bennahmias

摩根士丹利报告显示,2021年爱彼的销售额超过了百达翡丽,位列“顶级品牌”首位

在我心目中三位伟大职业经理人,分别是市场圣手JC.Biver(宝珀、宇舶)、故事大王Bonati(沛纳海)。

发哥在爱彼做了十年出头,尤其是最近三年连年涨停,把Audemars Piguet做成Royal Oak之后,虽然Audemars与Piguet两家人不一定那么的满意,但年轻化、生活化、时尚化,尤其成功打趴百达翡丽2021登顶营业额新晋霸主,François-Henry Bennahmias功不可没不辱伟大。

爱彼博物馆

项目名称:musée atelier audemars piguet

建筑设计:丹麦Bjarke Ingels Group公司

在他的带领下,爱彼不光有了自己的博物馆,而且史无前例地打造了一家滑雪酒店Zig Zag,造富了汝拉山谷的乡邻、拉动了当地村落的旅游业……

当然,读者对他的这些卓越功绩没什么感觉,对其何去何从没有兴趣,甚至对爱彼到底能不能行也不甚关心,大家就想知道橡树到底何去何从,价格是不是继续跌?

我认为,是的。

短期之内,皇家橡树或将持续低迷继续抛盘;

长期向好,它终究还可以和鹦鹉螺双峰并峙,至于说恢复到一块儿不锈钢的Ref.16202两三百万,那不太可能了。

逻辑推理很简单,都不用小五郎的脑子,

换总裁等于要动产品格局,一朝天子一朝臣,这个江湖掌故我等下会写几个案例,如果不动产品格局就没有必要换总裁了;

产品格局怎么动呢?是继续踩油门做皇家橡树吗?这种可能性不大,因为这种操作方案是现任总裁的成功钥匙,他轻车熟路运作皇家橡树,还要加大油门做橡树也没必要换帅;

坊间一直有传言说Audemars与Piguet两家人一直不满于现任总裁把爱彼简化为皇家橡树,虽然也据说他曾许诺要改变爱彼对橡树的依赖度,但最近几年的改变却是从75%飙升到90%几,暂且不管这些路边社消息和数据的真实性,可事实是基于橡树已经没有向前的空间,那大概率,就只能后退了。

未来几年爱彼要搞德智体美劳全面发展,要全面赶超老大哥百达翡丽,是大概率事件;如果连作为庄家之一的大主力品牌,都放弃奋力和耕耘,那短期内橡树价格将跌到一个平稳的水平之后就老老实实眯着,可以用“一蹶不振”概括——

所有的金融产品最讨厌的就是不确定性,现任总裁干得好好的被下课,爱彼产品线面临调整,就是最大的不确定性。

LVNH集团的前钟表部总裁 Jean-Claude Biver

什么是确定性?

未来有一天,新任总裁上任之后宣布皇家橡树减产50%,大力发展多元风格,若是等到那一天,橡树就会应声而涨,重回高位。

但还是那个判断,不限量的Ref.16202要300万,不可能了。同等类型的玩意儿相当于2个Ref.5711还不止,凭什么?要灭亡先疯狂——橡树说到底是人为玩儿坏的,炒可以,店员拿黑钱也没问题,但凡事过犹不及。

说到底,爱彼和百达翡丽,有点像天朝和漂亮国,大哥和二哥,到底差啥了,只有真正有大智慧的人才看得见。

上述内容除总裁将做到2023年底这一句是真的(已经发了新闻稿)之外,其余部分内容,全部是老王瞎逼逼的杜撰,请大家千万不要当真。接下来我会写一些既定事实,已经发生的。腕表行业飘荡了将近二十年,写几个掌故。

换个总裁

伤筋动骨

品牌换总裁,往往产品会伤筋动骨。很多人不知道真力时曾经有个总裁叫Nataf,这个老兄特别好玩。彼时还是蓓蓓在任,有一天,大哥来上海了,蓓蓓说他喜欢拍照,你去多拍拍。

在那些认真为客户擦皮鞋的年代,我是一个非常敬业、专业、而且讲究专业团伙作案的boy,做一个腕表总裁的采访不光有摄影师灯光师还有化妆师,玩儿呗,反正真力时是好客户啊。

我记得很清楚,在浦东柏悦酒店的总统套里,作为采访者,我看到了这个瘦子,见到我们这个阵仗,他表示非常满意,换了衣服喷了香水之后,还自己准备了一瓶香槟,最最最最最他娘的叫我吃惊的是,他自己准备了几首嗨曲,配合他拍照时换动作,一个瘦小的男人,就这样在嗨曲和香槟的作用下,在镜头前认真地表演,摆出各种他认为无敌诱人的动作。

一次总裁采访,就变成了时装秀。折腾了几个小时,他很爽,蓓蓓很满意。老板开心,就是我的最大荣幸。

爱彼Jules Audemars系列手表

Ref.26353PT,铂金材质,拥有陀飞轮、计时功能

就是这么样一个人把当时Cal.3600机芯传统质朴的真力时做成了各种Defy,奇形怪状、各种疯狂、往死运动,但是,不得不说,他的风格是有前瞻性的,因为多年之后罗杰杜彼的产品套路,和当年真力时Defy如出一辙。

一个人如果亢奋,很快就会被平衡。真力时被Nataf这么玩儿了没几年,就被组他以了。

然后呢?真力时换了总裁。

然后呢?真力时走回老路。

一个传统行业的传统品牌,就这样像时装品牌一样,忽忽悠悠,起起伏伏。

真力时前首席执行官 Thierry Nataf

Nataf的案例就像我曾经认命某某某为我们公司内容总监一样,这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八字不合;一个曾经成功的总裁换个品牌,也不一定行。多年之前积家CEO Jérôme Lambert被任命为万宝龙CEO,这是一次针对万宝龙的大救驾,作为历峰的权重品牌,作为曾经开会坐在主位的印钞机,万宝龙的下滑伤筋动骨。

万宝龙前首席执行官 Jérôme Lambert

Jérôme是把积家做成中国人民的老朋友的牛人,1996年进入积家当财务总监,2002年32岁就成了积家CEO,2013年接掌万宝龙,想必大家都还记得那时候的万宝龙一下子变成了积家。这个小个子试图把积家的成功直接复制到万宝龙上,万宝龙的产品线,从这个大牛进入之后,来了一个大变样。

然鹅,虽然Jérôme现在已经是历峰集团的CEO,权倾朝野,但中国科创界有句话:

成功无法复制,失败可以借鉴。

积家的成功,是无法平移到万宝龙上去的。

谁去,也没戏。

换把代理

价格崩盘

一朝天子一朝臣,总裁一换,产品大变样;

但有些重大决策,也在摆动着品牌的脉搏。比如,换代理。

罗杰杜彼当年叫豪爵,被历峰买了之后,开始清除之前的代理,那次换血,叫我拿了一块儿豪爵陀飞轮,我记得很清楚,还是锺大师帮我选的,135,000港币的不锈钢的陀飞轮走时很准,上飞机十点十分,下飞机十点二十,全部是定价的3~4.5折,清仓甩卖,由于当时的动作很小、范围不大,所以其实就还好,真正厉害的,还是本文的主角,爱彼君;

当年爱彼香港有个大卫君,很嚣张,据说背后有“印度人”撑腰,和地表最屌的腕表代理商亨得利(也就是新宇、盛时)掰手腕,说不给你们做代理了。

东北老乡老于正是当打之年,带着爱彼开启了巡展之旅,4.5折铺开甩货,好像有些女装橡树,石英的是三折。由于新宇的货确实多,代理做不了了就要套现,情有可原,我跟老于说你那个不锈钢镂空万年历当时定价四五十万巡展卖不掉给我。老于说行。但人家争气啊,4.5折硬是出掉了。

爱彼一边路边儿原价卖,新宇一边4.5折全国巡演,品牌儿这么整能好么?不要紧的。

时间会治愈一切。

历史留给胜者。当初啥样儿重要么?

Richard Mille Ref.RM 010

曾经同样大甩卖的,还有我最爱的品牌RM,北京耀莱要退代理,拿着PDF各种朋友圈转发,三折起,当时Ref.010定价四十五十?打完折二三十,管筝劝我买一块儿,是我傻逼没有钱也没有魄力。

爱彼现在已经没有代理了。南京德基的爱彼没走几步路,马上就要只有爱,没有彼了。所以,没有什么渠道可以调戏爱彼的价格,不确定因素就是换总裁。

读史通今,历史都是重复上演。

阵痛哪怕是丢人现眼,都只会是一时的,强者恒强,都会过去。皇家橡树的暴跌是被玩坏的,跌得这么深,因为太亢奋,炒得太离谱,如果注重产品面,我们会发现橡树没有道理比鹦鹉螺贵很多,是基本常识,但要说彻底一蹶不振也不可能,受众依然在。作为一款产品皇家橡树有其独特的风格,冷厉奢华冷峻,没有任何代替品,如果这一波深探已经砸出了价值洼地,那捡两块儿玩玩,是不是也无不可?

毕竟,只要新任总裁宣布减产橡树就会新一轮长阳;

如果新总裁脑袋被驴踢了说橡树要缓停,那特么太棒了,一度郁郁不得舒缓的持表待解套的老铁可以响应国家号召、分分钟实现共同富裕啦。

焦点图:来自网络 爱彼Zig-Zag酒店效果图

内文图片:来自网络

TIME SHAKER

王寂|Zero周

刘维丹|黎中为

张帅|马书鸿|沈璐

Powered by 百姓购彩大厅在线中心 @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